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 > 聚焦港闸
南通港闸变身记:从“不城不乡”到产城融合
来源:区新闻中心 发布时间:2019-08-01 字体:[ ]

工业基础薄弱、交通不便、老百姓收入低下……“宁要市区一张床,不要港闸一套房”,这句刻薄的话一度是南通人的口头禅。从建区之初的不城不乡,到融入主城区版图,港闸人用了不到30年。自1991年建区以来,港闸全区地区生产总值从原先不足20亿元发展到如今突破400亿元,市民人均年收入从原先一两千元增加到现在近5万元。一个经济发达、城市靓丽、社会和谐、环境优美、人民安康的新港闸展现在人们面前。如今,面临接轨上海、“一带一路”深入实施、长三角一体化战略多重战略叠加机遇,港闸又将迎来新的跨越。

今昔之变

盛夏的夜晚,饭后来到通吕运河景观带漫步已经成为当地人的习惯。他们当中,不仅有港闸人,也有运河对岸主城区的人。

港闸与南通主城以通吕运河为界,以城闸大桥相连,南侧是主城区,北侧是港闸区。“过去多少年,河北的人每逢家里有喜事都要到河南买东西,小孩子想看个电影也得过河。”港闸区商务局局长刘永辉如是说。

“20多年前,跨过运河就是从乡下进了城;现在港闸发展得好,对岸城里的人也到咱这边玩了。”年过六旬的刘伯纯是土生土长的港闸人,他对港闸的今昔之变也有深切体会。当时,这里是杂乱无章的工业堆场、仓库、货运码头,河水更是浑浊不堪;如今,经过数年整治,曾经饱受诟病的通吕运河变得河畅水清岸绿景美,成了老百姓休闲纳凉的好去处。

提起城闸大桥,港闸区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原财政局局长张华颇为感慨:“为了让港闸能够接受市区的辐射,带动产业发展,区里当时谋划建这座桥,自筹资金一个多亿,硬是争一口气搞起来了。”2004年,大桥在多方努力下如期开工,“三年后建成通车,干部群众欢呼雀跃的场景至今难以忘怀”。

“刚建区时到处是农田、荒地,民宅、棚坯、违章搭建,想发展谈何容易?”港闸区一位退休老干部回忆,1991年,南通市调整市区行政区划,原南通市郊区更名港闸区,下辖唐闸、天生港、秦灶、永兴、陈桥、幸福等乡镇,经济基础较为薄弱,全区没有一家上规模的企业,没有一栋像样的高楼大厦,全部工业总产值只有6.42亿元。

孰料,十年后,当地工业经济初成规模,2004年全区工业经济突破“百亿大关”。再十年,港闸地区生产总值从2014年257.75亿元,上升到了2018年的405亿元。

工业立区

工业立区,是港闸区提出的发展思路。“当时几乎每个乡镇每个村都有工业集中区,规模虽小,但在当时极具生命力,为港闸快速发展打下了坚实的根基,港闸区有不少企业是这样慢慢壮大起来的。”港闸区发改委主任黄悦磊告诉记者,港闸早年集全区力量建设经济开发区,通过精心打造优良的投资环境,一大批起点较高、前景较好的大企业和大项目先后落地。

与快速发展相伴的是土地制约的瓶颈,面对这一现实难题,港闸区的决策者充分认识到“摊大饼”没有空间、拼资源缺乏支撑、高排放容纳不下,只有创新转变发展方式,不断提高亩均产出、降低单位能耗,从而实现精明增长、绿色发展。

“创新是引领发展的第一动力。港闸这座城市之所以充满生机,靠的就是创新理念。”港闸区委书记黄卫锋说。

目前,港闸已形成了市北科技城、南通科学工业园、唐闸古镇、现代农业产业园、南通综合物流示范园、南通市检验检测认证产业园六大产业载体。与此同时,该区积极建设科技创新载体,建成南京邮电大学南通研究院、南通大学通科微电子学院、南通大学阿里云大数据学院等一批产学研平台,以及天安数码城、研祥智谷、金融科技城等一批都市型科技产业载体。

“在明确‘4+4’产业发展方向的基础上,我们不断补链、强链、扩链招商,确定了工业领域积极打造的电子信息和智能装备两大地标性产业,力争3-5年建成两个百亿级产业板块。”黄悦磊说。

产城融合

在港闸区商务局局长刘永辉看来,一个城市的发展既要发展各类产业,更离不开产城融合。“没有先进制造业是一个小城,没有现代服务业是一个空城。港闸这几年发展的成绩得益于选择了让先进制造业和现代服务业结合起来的路径。”

刘永辉清楚记得,十多年前,随着工业化进程的加快,时任区委主要领导拿着一份刊有上海如何大力推进产城融合的报纸和大家分享。当时的港闸,工业发展起来以后,白天很多人在这里上班,家却不在这里,一到晚上就显得极为冷清。“说白了就是没有人气。”他说,从那时港闸开始走上产城融合之路,而服务业正是其中关键的粘合剂。

在城市服务业发展上,港闸从区级层面进行产业规划。“我们制定了港闸服务业发展的方向和业态,既要和老城区的服务业融合,又不能形成单向的同质化竞争。”刘永辉说,“我们的理想是让一河之隔市区的人,迈开到港闸来买东西的脚步。”

事实上,经过近些年的发展,国内外知名品牌在港闸都能买到,不同层次的消费需求都能满足。“事实证明我们成功了,既解决了港闸服务业先天不足的问题,也丰富提升了整个南通市服务业的业态,符合全市服务业高质量发展需求。如果当时顶层设计起点不高,与市区同质化竞争,只有死路一条。”刘永辉说。

张华印象较深的还有一件事,13年前,港闸区呼吁机关干部、教师等事业单位人员在港闸购房居住,专门召开会议动员,大家没有热情。即便后来承诺对自住人员提供5万元借款,也依然回应寥寥。不过,现在情况已然大不同。随着北大街、万象城、五水商圈、探险王国、野生动物园以及各类绿廊景观建成,港闸的房子价格不菲却一房难求。“以前不愿到港闸买房的城里人来了,甚至卖了市区的房子到港闸定居。”张华说。(人民网记者 王继亮)